•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教学科研

关注弱势群体是一个时代的良知

时间:2006/2/27 20:55:54   作者:   来源:admin   阅读:6747   评论:0
内容摘要:

关注弱势群体是一个时代的良知

——写在我县十三届人民代表大会召开之际

当我们把太多的关注投向财富500强,投向上市公司时,投向大街上日益增多的保马汽车时;当我们出入酒楼与咖啡馆,各种专卖店时,当我们安享中产阶级的小资情调时,我们可曾关注过社会边缘的一个特殊群体:他们处于弱势的、丧失话语权的境地,他们在权力、财富、社会地位、知识、生存能力等社会资源的占有上始终处于劣势,他们的生活远远地游离于社会主体之外。他们是弱势群体。

我们的失地农民,由于城市化的加速和扩张,他们的土地正被房地产开发商一步步蚕食,而获取的补偿却微乎其微。经济学家说,中国近几年经济的快速发展很大程度是建立在资源的快速消耗上,而土地资源是不可再生的资源,因为土地是国家公有的这一官冕堂煌理由,把土地从世辈为农的农民手中拿过来产生百倍千倍的利润,是世界文明史上对弱势群体最大的豪取掠夺。而失地的农民们,他们为生活所虑,为后代子孙生计所忧,但他们求助无门,他们不断向上访问,却毫无结果。

   春节的喜庆尚未完全褪尽,成千上万的民工兄弟们便匆匆告别故乡,如潮般地涌向城镇。他们又将骑车穿行在大街小巷为市民送去一袋袋牛奶、一份份报纸,又将出现在沸腾的工地为城市建起一幢幢高楼、一条条通衢。我们销往欧洲的各类产品,是以什么占领市场,是以他们的价格优势,正是民工兄弟们以世界上最低的劳动力标准来换取产品的利润空间。甚至我们现在许多国有的企事业单位,户外作业等辛苦劳累的活已由民工兄弟所代替。可他们辛勤的劳动得不到尊重,因知识的贫乏使他们受欺而求助无门,因讨不回血汗钱而爬桥跳楼甚至走而挺险的一幕见得还少吗?他们已成为这个城市不可分割的一部分,可他们的子女,却只能在民工子弟学校受教育,而教育的不公是最大的不公。很难想象突然没有了他们这个城镇将会怎样,他们为城市、为经济的发展注入新的活力,当我们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总结过去一年成绩,向各方面人士表示衷心感谢,致以崇高的敬意的时候,是否包括我们的民工兄弟?好像在“社会稳定压力仍然较大,社会治安、外来人口管理等社会不稳定因素”中汲及到过。

有一部分下岗工作,失去工资收入之后,原来享受的企业和政府的大量隐形补贴,如住房、取暖、交通等均随下岗而消失,从此他要承受“医疗、教育、住房”新三座大山的压迫,因为受教育程度及社会关系等因素,他们与权力、金钱、热门行业无缘,就业的机会很难,遭遇风险的机会远远高于其他人。

一部分小个体工商户,他们不曾下岗,因为他们从来就没有在全民所有制的企业上岗过,他们之中有一小部分人获得成功,但那只是极少的一部分。他们年轻的时间辗转在各个小厂里做工或帮人家看店,搛一份微薄的工资度日如年。现在步入4050人员的行列了,就算是开一片小店,昂贵的营业房租、过重的税收和工商费用等使他们的利润所剩无几,在我们为GDP每年8%的高增长率欢欣鼓舞时,税收费在5年内已经实现翻2翻,而工商的费用0405的增长率也达到100%。我有一位朋友,他是这样群体中的一员,他说不愿看晚会的电视。她说,春节晚会上一群活得比较滋润的人,聚在一起唱唱跳跳,说说笑笑,同时表演给她看,她的内心反而升起一股透心的酸楚与寒意。这是一种社会漠视弱势群体的感觉。

不同阶层差距越来越大的收入,使得阶层的分界越来越明显,在某种程度上已经形成了社会矛盾,当社会的弱势群体的利益始终得不到保护,他们的呼声始终得不到反映,他们怎么去寻求自己利益的诉求?其实弱势群体弱不在于他们的贫穷,是弱在没有有利于他们的各种制度,使他们流血流汗的时候还要流泪,我们的人民代表中有来自弱势群体吗?难道这些弱势群体不属于人民这个范畴吗?在这个越来越商品化的社会中,关注弱势群体体现着一个时代的良知;在这个经济体制转型和利益格局的调整过程中,我们每个人都有可能成为弱势群体中的一员,关注他们就是关注我们自身。


浙ICP备10016676号